© 后山的熊猫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完成指令才能出去的房间

异想天开:

Dark:

#皮!!!!
#高能在后面,不看的话你们将会失去一个大晚上大笑的机会!!威胁x

  
  

————————

  
  

各个世界的超人和蝙蝠侠被困在了一个白色一片没有棱角的,有门却无法打开也无法暴力破开的房间里。
 
 

  
  

--主世界--

  
  

“你无情。”

  
  

“……”

  
  

“你无耻。”

  
  

“……”

  
  

“你无理取……”

  
  

“噗——”

  
  

Clark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转过身捂着脸无声大笑,肩膀一抖一抖的。

  
  

Bruce很想冲那笑到颤抖的背影来上一蝙蝠镖,但那并没有用,他只能脸色阴沉的把早就被他摧残的像是上个世纪留下来的台词单捏的更紧了一点,“C,l,a,r,k.”

  
  

“咳……咳。抱歉,Bruce,但是你知道的,噗……这真的太好笑了,我应该把它录下来,你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奇怪台词的样子。”Clark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笑意,拉奥啊,原谅他吧,哪怕是天生感情缺失的人看到Bruce这样子也会笑出声的。

  
  

“这已经是第四次被你那莫名其妙的笑意打断了,我可不希望我们永远被困在这个房间里。”Bruce皱了皱眉,好吧,其实他知道自己那样念台词有多么可笑。黑暗骑士的耐心差点就被磨光了。

  
  

“我这次不会了,来吧。”Clark感知到Bruce的情绪,连忙正经起来。

  
  

于是他们开始了第五次尝试将这一整篇令人难以理解的台词念完。
 
 

  
  

--领主世界--

  
  

“……再说一遍?”灰蝙蝠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差错,而白超的想法显然和他一样,因为那通常没有表情的脸上此刻正深深的皱着眉,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请蝙蝠侠跳一支钢管舞,而超人站着充当钢管而且从头到尾不许咽口水,房间门上会显示对这支舞的评分,完成以上要求并且评分达到90即可离开房间。”房间的声音回荡。

  
  

灰蝙蝠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个指令太奇怪了,或者说太羞耻了,把好友当做钢管而自己绕着好友跳钢管舞?天哪,还是让他一辈子困在这里算了。

  
  

而白超这次的想法和他不一样了,“充当钢管而不准咽口水,这太简单了。”但是白超的重点好像不太对劲。

  
  

“Batman,你可以的。”白超向灰蝙蝠投来了信任的目光。

  
  

灰蝙蝠沉默了。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你这是哪来的自信。

  
  

在白超给灰蝙蝠做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心理建设后,灰蝙蝠为了大局还是非常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一下子摘下面具扔到一旁,在心里默念了一百次超人是钢管后灰蝙蝠开始跳舞了。

  
  

但是真正有问题的好像是貌似很自信的白超。
 
 
--不义世界--

  
  

其实比白灰更尴尬的在这里。

  
  

不义蝙和不义超静静的面对彼此坐在地上,以一个非常近的距离。两人不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么话都没说又扭过头去,像两个冷战的幼儿园小朋友。

  
  

他们即将要做的事也的确像幼儿园小朋友。

  
  

“大男孩们,闹什么别扭呢,不想出去了么。”房间无奈的再次出声。

  
  

“反正外面也没什么好留念的。”两人同时说出同一句话,彼此都是一愣。

  
  

不义超突然狠狠的皱了皱眉,“既然你不想做,那我肯定得做。”

  
  

他伸出手一把拉过毫无准备的不义蝙,不义蝙被动又无奈的开始了指令。

  
  

房间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

  
  

别误会,他们在玩你拍一我拍一。

  
  

“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不义蝙其实很想吐槽为什么是他来念,不过其实这也无所谓。

  
  

真正开始玩了不义超才发现这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非常尴尬,而且他很不乐意的发现两人的默契在经历那么多后还是没有减少,每一个拍两人的手掌都贴合得天衣无缝。

  
  

不义蝙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的。
 
 
--乐高--

  
  

“Batman!!!!!”乐高超一个劲的摇着乐高蝙的肩膀。

  
  

“Superman,安静,你吵得我不能思考了。”乐高蝙撇了撇嘴,抬手将乐高超的手拍下去,不耐烦的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但是门打不开!指令也完成不了!我们一辈子都出不去了了了了了——”乐高超慌张的满房间乱飞。

  
  

乐高蝙无奈的摇了摇头,“房间,指令真的不能换吗。”

  
  

“SEX哟~❤”房间为了显示出那个小心心,没有说话而是将字显示在了门上方。

  
  

“我要换。”

  
  

“MAKE LOVE哟~❤”

  
  

“……我就要换。”

  
  

“R-18哟~❤”

  
  

“过分!!!!”乐高蝙崩溃的向门砸了一个蝙蝠镖,没有什么用。

  
  

乐高超生无可恋的倒在了地上。

  
  

乐高怎么做啊!!!!!!!!

  
  

他们只是木头玩具啊!!!!!!!
 
 
--HISHE--

  
  

“这个地方简直是地狱。”

  
  

“是啊,没有咖啡,没有电影,没有其他超级英雄。”

  
  

“你眼前就有一个最棒的超级英雄。”

  
  

“哈,最棒的?你能快过子弹吗——,你能自由的在天空翱翔吗——,你能刀枪不入吗——,不能!因为你是一个普通人,而我能做一切事,我才是最棒的超级英雄。”

  
  

“但我比你聪明,比你有魅力,而且——比你有钱。”

  
  

“嘿,你不能总是用普通人一般比较的东西来和我比较。而且只要我想,这三点我也可以比过你。”

  
  

“或许吧,但是第一点你绝不可能达到。”

  
  

“我有超级大脑!”

  
  

“是啊,它是超级的,但是不太好使。”

  
  

“你真不会聊天。”

  
  

“那你们聊了这么久?!!!”房间崩溃了,为什么这两个人丝毫不在意指令,也丝毫不在意能否出去,反而就那样——在一无所有的空气上坐着聊了起来?!超人就算了,他会飞,蝙蝠侠是怎么回事?!他们屁股底下就好像真的有那沙发!

  
  

“你的指令我们无法完成。”HISHE超耸了耸肩膀,指了指门上的字'和对方舌吻三分钟'

  
  

“只要我想,我可以做到,BE——”HISHE坐着那不存在的沙发,拿着那不存在的咖啡杯。

  
  

HIISHE超在他说完之前先翻了个白眼。

  
  

“BECAUSE I AM BATMAN!”
 
 
--音乐剧--

  
  

“你不可能战胜我~因为我是Batman~♪”音乐剧蝙蝠握着铅笔,一边唱一边在纸上飞快的画着。

  
  

和其他房间不同的就是他和音乐剧超身边都有一大堆废纸。

  
  

“我总是可以~即使是在推特粉丝这方面上~我专门的注册了一个小号~像你黑我那样的黑你~你根本不知道那使我粉丝上升的多快~♪”音乐剧超再次将画板上的纸撕下来,将有画的一面朝向门,门什么反应都没有,音乐剧超把纸揉成一团扔掉,画板上自动出现了新的纸。

  
  

“但是你可否知道~那些粉丝是在为我打抱不平~我几乎能想象他们第一时间在你的评论里咒骂你的盛况~♪”音乐剧蝙蝠的画也被否决了。

  
  

“而事实恰好相反~♪”音乐剧超已经把铅笔掐断了,手上又出现了新的铅笔,断裂的旧铅笔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而事实如我说的那样~♪”音乐剧蝙也对画画没了耐心,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祖宗。”房间发出这么一声。

  
  

只是让你们把对方画的帅就可以走了。

  
  

咋怎么难呢。

  
  

唱歌,唱歌,就知道唱歌!!
 
 
--风暴守卫--

  
  

“我不。”阿波罗将午夜搂在怀里,午夜表情无奈的回抱着他。

  
  

“没事的,我又不会怪你。”

  
  

“但我会自责。”阿波罗摇了摇头,白色长发轻轻擦过午夜的耳边。

  
  

午夜爽朗的微笑着,拍了拍阿波罗的背,“怎么会自责呢?”

  
  

“你对我而言就是世界给我最好的珍宝,是天空最耀眼的星辰,是给我所有力量的阳光,是我上辈子拯救整个宇宙才有幸获得的奖励,我怎么可能舍得伤害你一丝一毫,看到你受伤我宁愿自己去死。”

  
  

“哪有那么严重,我又不是脆弱的玻璃娃娃,而且你以后也不许再说这种话——我指最后一句,你对我来说就像我对你而言那样重要。你于我就像人类最为需要的氧气,失去它便会即刻走向死亡,如果你不在了,我不可能独活在这个世界上。”

  
  

“午夜……”

  
  

“阿波罗……”

  
  

……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房间的哭声,它并不是为两人真挚的爱情所感动,而是崩溃的大哭。

  
  

做样子的比个掐脖子的样子而已又不是真的掐,你们至于这样吗!!

  
  

欺负人今天没带墨镜!!
 
 
--犯罪辛德加--

  
  

“说真的,你就算了,我和我平行世界的愚蠢的弟弟们可完全不同,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夜枭看着门上的指令,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你问我,我TM怎么知道。”终极人不断击打着门,而门一丝不动,好像在嘲笑他所拥有的力量只是一个笑话。

  
  

“你就不能用你生了锈——或是根本不存在的脑子想一想,这门能轻易打开的话我们还会被关进来吗。我看这指令也挺有趣的,要不我们来试试?”

  
  

“夜枭你TN才脑子生锈了,这见鬼的指令爱谁完成谁完成,反正老子不做。”

  
  

“哎呀呀终极人也会有不敢做的东西呀。”

  
  

“放屁。你就是想占老子便宜,用激将法老子也不会上当。”

  
  

“不就是喊声那个吗,哪有这么可怕。”夜枭摊了摊手。

  
  

“TMD这哪里是只喊一声!!!!”终极人停下动作,指着门上的指令。

  
  

'请夜枭扮演父亲,终极人扮演儿子,演一场考试不及格的儿子被父亲暴打的场景'

  
  

“艹!夜枭,老子TM看到你身后藏的蓝氪了!!”

  
  

房间捂住了自己不存在的耳朵,脏话说多了不好,会教坏小房间的。
 
 
--神明与怪物--

  
  

“……然后从烤箱里拿出来,小甜饼就做好了,我想我说的你能记住。”柯克示意了一下把小甜饼从烤箱里拿出来的动作。

  
  

“当然,我们回去就试试吧。”赫尔南自信的挑起了眉。

  
  

“希望你不会把烤箱用爆掉,也希望你不要用热视线去烤小甜饼,它们会在瞬间化为灰烬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了,你饿了吗?”

  
  

“没有……而且就算你要喂血给我,这里并没有能割开你皮肤的工具……你不会随身携带氪石吧?”柯克看着赫尔南从包里拿出一个铅盒。

  
  

“是啊,为了以防万一。”赫尔南说着就要打开铅盒。

  
  

“别,都说了我现在不饿,氪石对你的伤害还是很大的,以后不要再带身上了。”柯克身体往前倾,按住赫尔南的手。

  
  

“行,行,我知道了。”赫尔南宠溺的笑了笑。

  
  

房间心很累,房间什么都不想说。

  
  

顺带一提他们两的指令是沉默十分钟,但是显然,不可能的。
 
 
--出去--

  
  

对比起其他世界来说最正常的主世界在第五次终于老老实实的完成了指令,手拉手——当然是Clark单方面的,走出了房间。

  
  

在灰蝙蝠的钢管舞每次都得一百分而白超连连出错每次都'莫名其妙'的咽口水而且破天荒的流了鼻血怎么都止不住的情况下,房间大发慈悲放他们出去了。

  
  

不义世界两人完成了那个极为幼稚的指令后,门开了,但两人没有一人离开,反而继续面对面坐着,思考了很久。

  
  

HISHE,音乐剧,犯罪辛德加都因为太烦人了而被房间直接放了出去。

  
  

风暴守卫,神明怪物则是因为对视力不好而被放了出去。

  
  

乐高呢?

  
  

没有人在意乐高。

评论
热度 ( 1074 )
TOP